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魏璎珞偷眼看去,只觉眼前一亮,仿佛转角之时暗香浮动,池中白莲轻轻绽开。

    那是一名白衣秀女,容色清丽,远胜身旁诸佳丽,最为难得的是那顾盼之间的柔弱之态,仿佛西子捧心,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但这儿是后宫,能够心平气和欣赏另外一个女人美貌的女人,凤毛麟角,当中绝不包括眼前这位名唤乌雅青黛的秀女。

    “陆晚晚,闭嘴!”她转头瞪去,“我没问你!”

    白衣秀女缩了缩肩,似乎被她吓住了,此刻她身旁一名端丽秀女扯了扯她的袖子,附耳低语:“你真是,为个不懂事的奴才,不值当和乌雅姐姐生气。”

    陆晚晚张了张嘴,最后将话吞回肚里。

    “救人就救到底啊,她这算什么?”锦绣压低声音抱怨。

    魏璎珞看了她一眼,陆晚晚好歹为吉祥说了一句话,你这种话都不敢站出来说一句的人,又能苛求她什么?

    见陆晚晚被自己一句话喝退,乌雅青黛更是得意,重又将目光落在吉祥身上,眼中闪过一丝凶光,面上却带着甜美微笑,道:“啧啧,刚入宫的宫女啊,难怪这么没规矩!既然弄脏了我的衣裳,就用你这只手来赔吧!”

    言罢,一只脚便重重碾在吉祥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剧痛袭来,吉祥冷汗如雨,眼前一阵泛黑,又不能躲,只能趴在地上哭喊着:“好疼,好疼啊!主子饶命,主子饶了我!”

    主子完全没有饶了她的意思,反将她的哭喊当做一件有趣的事儿,竟噗嗤一下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这笑声让吉祥心里发冷,平生第一次发现,有些人,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其他人的痛苦之上的。

    “爹……娘……”终究是个孩子,难过的时候忍不住求助于自己亲近的人,“救救我,帮帮我,方姑姑,喜儿,锦绣……璎珞!”

    忽然之间,手背上的痛楚消失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耳边一片吸气声。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吉祥茫然抬头,泪水朦胧了她的眼睛,花了好几秒,她才看清楚眼前的状况,忍不住发出跟旁人一样的吸气声。

    只见魏璎珞不知何时跪在了她身旁,手中握着一只脚——乌雅青黛的脚。

    “乌雅小主。”魏璎珞垂着头,恭声道,“请高抬贵脚。”

    乌雅青黛居高临下地望着魏璎珞,脸上浮现出一个令人胆寒的笑:“你一个小小宫女,也妄想请我容情?”

    说完上下打量了魏璎珞一番,先前也说了,她从来不是一个能够欣赏其他美人的女人,妒色一闪而过,笑道:“倒也不是不行,你来换她,怎样?”

    “小主想要奴才的手,奴才自然心甘情愿的奉上。”就在众人觉得魏璎珞要倒霉的时候,却听她话锋一转,“只不过,今日是小主殿选的日子,乃是大喜之事,不宜添上血腥,污了小主的好心情、好运道。”

    乌雅青黛皱了皱眉,眼角余光扫向其他秀女。

    她自己是个喜欢暗地里下绊子的人,就觉得其他人也如她一样。

    踩断两个小宫女的手是小事,就怕有人背后告状,说她身上带了血腥气,此乃血光之灾,不宜面圣……

    只是就这样放过这两人,又有些心有不甘,于是冷着脸道:“你倒是挺会说话的,可现在这鞋子弄脏了,我不高兴!”

    魏璎珞看了眼吉祥的手。

    白胖胖的手背上,乌青一片,烙印着一朵黑色的莲花,花瓣花蕊,皆向外渗着血。

    魏璎珞心中一片霜冷,面上却更加恭敬温顺,垂首对乌雅青黛道:“小主匠心独运,特意将鞋底雕刻成莲花形状,可惜还少了一样东西,奴才斗胆,愿为小主分忧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乌雅青黛挑了挑眉,“如何分忧?”

    魏璎珞解下腰间香囊,头也不回的喊道:“玲珑,你身上的香囊呢?”

    被她喊到名字的宫女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给我。”魏璎珞一边说,一边解开香囊,将里面的玫瑰香粉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虽说一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出头,但众目睽睽之下,玲珑只得不情不愿的走了出来,解下香囊递过去:“拿去。”

    同色的香粉倒在一起,累成了玫瑰色的小小一团,魏璎珞跪在地上,双手向上一捧:“请乌雅小主抬足。”

    头顶上传来一声轻笑,然后一只鞋底带血的绣鞋落在她干净的手掌心里。

    魏璎珞双手捧着乌雅青黛的绣鞋,然后以香囊沾粉,均匀的将香粉涂抹在乌雅青黛的鞋底,神情专注,似乎在做一件极为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“咦。”看着她的侧脸,陆晚晚咦了一声,“纳兰姐姐,这个小宫女长得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被她唤作纳兰姐姐的,正是先前阻止她帮助吉祥的端丽秀女,名唤纳兰淳雪,她摇了摇手里的宫扇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