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这会儿终于隐忍不下去了,他也是万万想不到,唐儒在这种局面想还敢对自己动手!

    “我死不死不知道,但我知道,现在只要我想,你的脑袋现在就会和西瓜一样爆开!”

    唐儒蹲下来,面无表情,一下下拍打着李毅的脸,“你知不知道,我已经忍你很久了?从见到你脸上那恶心的笑容开始,我就很想打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唐儒,不要冲动!”红姐叹了口气,事态的发展终究还是到了这一步。

    李毅还想再威胁几句,然而对上唐儒目空一切的冷冽眼神,嘴唇蠕动了两下,到底还是不敢再叫嚣。

    唐儒松开了脚,看着红姐:“红姐,你让我相信你,那你也要相信我,不就是一个老头子吗?有什么大不了的!”

    一句话逗得红姐噗嗤一笑,也让杜老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还真是敢说!”李毅赶紧跑远,被一群保镖护着,又有了胆气,“你小子今天死定了,杜老,别让他死得太痛快!”

    唐儒伸手点了点他,“别嚣张,我要弄死你,谁在这儿都护不住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道劲风突然袭来,却是杜老忍无可忍率先动手了,一记前推掌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好不要脸,竟然偷袭!”

    伴随着红姐的惊呼,唐儒却如同敏捷的猎豹,身子一闪就躲了过去,同时踢飞了一张茶几直冲杜老的脸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死定了!”

    杜老一掌将茶几劈了个粉碎,怒火冲天。

    然而唐儒就和他游斗起来,凭借迅捷符提升的速度,总是险而又险的躲过了杜老的攻击。

    杜老也确实很厉害,拳脚如雷,轰鸣作响,就跟人形推土机似的,不论前面挡着的是什么,简单的一拳一脚或是一掌,全给打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的功夫,两人就将赌场给拆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一场严肃的生死打擂,到现在却演变成了追逐闹剧,杜老气得吹胡子瞪眼,“混账东西,有种就别跑!”

    唐儒扭头大笑:“老不死的,有种你别追!”

    哗啦,有一个价值不菲的花瓶被唐儒给丢了过去,葬送在杜老的拳脚之下。

    红姐一开始还担惊受怕,到后来却是露出笑容,“真是过分,这些可都是我的财产,全给他打坏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李毅听在耳中,格外气急败坏:“杜老,快弄死那小子啊!”

    要不是担心开枪会误伤杜老,李毅肯定下令让手下开枪射击,想起被唐儒几次三番的羞辱,他就恨不得活吞了唐儒。

    唐儒这会儿就跟遛狗似的,仗着速度优势戏耍杜老。

    杜老火气越来越大,又一次攻击被唐儒躲闪,他气得浑身直抖,“好小子,老夫非得撕了你不可!”

    一声大吼,杜老雪白的胡须长发竟然无风飞舞起来,跟着白影一闪,在唐儒毫无反应的情况下,杜老已经贴到了身前,双掌结结实实印在了唐儒胸口上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唐儒只觉得浑身散了架似的,张口就喷出一大口鲜血,紧接着就像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