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一名小太监跨入燕喜堂内,行至慧贵妃身旁,附耳与她低语一句。

    “皇上笑了。”

    慧贵妃点点头,对身旁的贴身宫女点点头,那宫女便领着小太监下去领赏了。

    也不止李玉有耳目,慧贵妃在皇帝身旁也有耳目,若能替她带回有价值的情报,她便不吝赏赐。

    譬如这次,虽然对方带来的仅有四个字,但字字千金。

    “皇上既然笑了,想必今夜心情不错。”慧贵妃心想,“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娘,可是有什么喜事?”嘉嫔笑问。

    慧贵妃不动声色地瞥她一眼,笑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燕喜堂内除却她,还有娴妃,怡妃,婉贵人等等,众嫔妃按位份端坐在各自的椅子上,倒不是夜里要叙什么家常,而是在等着皇帝的传唤。

    今夜如此,夜夜如此,写着众妃名字的绿头牌送至养心殿内,每个人都翘首以盼,盼着皇上拿起自己的牌子。

    “皇上已经好些日子没有传人侍寝了。”嘉嫔见她不愿意回答,便知情识趣的转了个话题,叹道,“今夜该不会也要一个人歇下吧?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众人都忧心忡忡,便是慧贵妃也有些心情沉重。

    别看她位高权重,在后宫之中说一是一,说二是二,连皇后有时候都得看她脸色行事,实际上她有一桩心病——膝下无子。

    美人如花岁岁老,她总有一天会容颜老去,而宫中最不缺的就是如花美眷,正值妙龄的秀女,那时候皇上还会拿起她的绿头牌吗?不会了。

    “真想有个孩子……”慧贵妃忍不住心想。

    养儿防老,民间如此,宫中更是如此,待到容颜老去,还有什么可以依靠,自然只有膝下麟儿了。即便这孩子愚笨了些,但也是一位亲王,足以成为年迈母亲的后盾,若是运气好,生得聪明伶俐,才德兼备,兼之讨皇上喜欢,那么日后……连太后的位置都是可以博一博的。

    慧贵妃抚了抚自己不争气的肚子,更加不愿将先前得来的消息与众人分享,若能够凡事她说了算,她恨不得让李玉只往皇上面前递自己的绿头牌。等待令人心焦,她抚着自己嵌着玳瑁的假指甲,漫不经心的问:“对了,怎不见纯妃?”

    “娘娘,纯妃受了风寒,身体还没好,今晚上不能来了。”嘉嫔回道,她似乎总是知道很多事。

    慧贵妃多看她一眼,懒懒道:“一年三百六十五日,倒有一大半儿都在病着,这真是个病西施啊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说的是。”颖贵人忙找个由头跟她拉近关系:“纯妃姐姐的身子骨是弱了些,三天两头病着,昨天我们几个还商量着要去探病。”

    “去什么。”慧贵妃似笑非笑道,“纯妃病了,自有皇后关怀,你我操什么心?”

    颖贵人被她这话一哽,登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半天才弱弱应了一声:“是。”

    其余宫妃见她碰壁,更加噤若寒蝉,人人都想要个靠山,人人都想攀上慧贵妃这根高枝,然而她喜怒无常,常人实在难以揣测她的喜好,若是一不留神惹恼了她,往后在后宫里的日子可就难过了。

    慧贵妃玩了一会自己的手指甲,忽又道:“愉贵人呢?”

    屋子里静悄悄一片,半天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慧贵妃将目光一抬,落在一名绿衣美人身上:“怡嫔,问你呢,你的好姐妹愉贵人呢?”

    后宫之中也并不是人人都互相针对,偶尔也有如愉贵人与怡嫔这样的,虽不是亲生姐妹,却胜似姐妹,总是相互扶持着,相互安慰着。

    怡嫔定了定神,起身回她的话道:“回贵妃娘娘的话,愉贵人身体不适,告了假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慧贵妃单手支着太阳穴,“又一个身体不适……”

    她本是随口一问,打发打发时间,岂料怡嫔脸上竟流露出一丝紧张。

    未等慧贵妃品出其中深意来,嘉嫔便笑道:“最近紫禁城不知刮了什么邪风,一个个都病倒了,看来是要请太医开些药给大伙,防范于未然了。”

    “愉贵人那呢?”慧贵妃盯着怡嫔的脸,“请太医看过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