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三人等了许久,才等到愉贵人的召见。

    都说怀孕的女人最是幸福美丽,她却一脸木然,张嬷嬷喊她抬手才抬手,喊她转身才转身,仿佛一具没了线,就自己不会动的牵线木偶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张嬷嬷为愉贵人量完尺寸,轻声细语的问道,“贵人喜欢什么样的花式?石榴多子?祥云仙鹤?”

    愉贵人神色恍惚,嘴唇上下开合,极低极低的嘟囔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贵人,您说什么?”张嬷嬷不得不将耳朵凑过去,才勉强听清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枇杷膏,枇杷膏,枇杷膏……”愉贵人不断重复这三个字?

    张嬷嬷楞了楞:“枇杷膏?”

    这三个字仿佛刺激到了愉贵人,她忽然大吼一声:“那枇杷膏一定有问题!”

    张嬷嬷被她吓了一跳,条件反射的回头看了看门外,对怡嫔的惩罚还在继续,慧贵妃的狗奴才们都还在外面没走,谁知道里面有没有耳朵特别好使的?

    “贵人。”张嬷嬷忙回过头来,小心翼翼的规劝道,“张院判医术高明,怎么会误断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一定有问题,一定有问题!”愉贵人打断她的话,然后眼睛盯着她看了半天,忽然眼中一亮,双手死死抓住她的肩道,“我认得你,你那天也在,还有你,跟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一路滑过锦绣,最后落在魏璎珞脸上,目光有些空洞幽暗的笑道:“你们都在,你们都看见了,慧贵妃想害我,枇杷膏里一定有毒,可……可是为什么验不出来,为什么?为什么!”

    愉贵人的声音越来越大,最后几乎变成歇斯底里的质问。

    张嬷嬷鼻尖上都冒出汗来,恨不得伸手捂住她的嘴,碍于身份,只能一边回头看门外,一边哀求:“贵人,奴才求您,别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新叶有毒。”

    张嬷嬷与愉贵人齐齐一愣,然后循声望去。

    魏璎珞垂着头,低声道:“枇杷老叶没有毒,新叶是有毒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嬷嬷只觉自己背上一凉,急道:“住口!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愉贵人朝她大尖叫一声,然后快步走到魏璎珞面前,声音略带颤抖,“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魏璎珞仍低着头,看着眼前的浅金色桂花纹裙摆,低声道:“我幼年很爱吃枇杷,结果有一次误食果核,呼吸困难,呕吐不止,后来游医说,大夫们按照药典制药,药典上都用陈年枇杷叶制作枇杷膏,可大多数人却不知为什么。他也是偶然发现,这是因为枇杷老叶无毒,而新叶与果核都有毒,多服则有性命之忧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,新叶有毒,新叶有毒。”愉贵人喃喃重复这四个字,“慧贵妃送来的枇杷膏,一定是用新叶制成,毒性极微,难怪张院判未曾察觉,就算真被发现,也可以推说是御药房出了岔子……”

    愉贵人忽然一把抓住魏璎珞的胳膊,神色狂热:“走!跟我去见皇后!”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!”张嬷嬷忙拦下她们:“贵人,一个小小宫女的话,又怎能当真,难道她比张院判还要准吗?璎珞,在宫里乱说话是什么下场,你给我跪下!”

    魏璎珞从善如流的跪下。

    “贵人。”她叩首道,“奴婢地位卑微,您仁慈才给奴婢说话的机会,但在皇后娘娘那,奴婢或许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简而言之,皇后不一定会相信她这种小人物的一番说辞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明白了。”愉贵人回过神来,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魏璎珞,缓缓松开了扯着她胳膊的手,“我自己去找皇后陈情,你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才语气舒缓的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奴婢璎珞。”魏璎珞恭敬回道。

    愉贵人朝她点点头,然后飞快的离门而去。

    她一走,张嬷嬷就狠狠瞪向魏璎珞:“你为什么要跟愉贵人说那样的话!”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魏璎珞望着愉贵人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明哲保身,大部分事情我都可以不管,但唯独她们,唯独这种姐妹之情……”魏璎珞默默心道,“我没法放着不管,看见她们,我就好像看见了姐姐跟我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为了这种难能可贵的姐妹之情,她甘愿冒一次险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