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魏璎珞心惊胆战的熬了几天,无论做事的时候还是闲的时候,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瞟向大门口。

    生怕有人推门而入,大喊一声:“魏璎珞,你事发了,跟我们走一趟!”

    肩膀忽然被人一拍,魏璎珞惊得差点跳起来:“怎么了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了?”吉祥奇怪的看了她一眼,“璎珞姐姐,你看那边。”

    魏璎珞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只见甬道上行过几名侍卫,前后共计六人,个个身形挺拔,面容俊朗,兼之武服佩刀,将男儿的威武之气凸显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你看那个,走最后的那个。”吉祥用怀念的语气道,“他长得好像我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。”锦绣噗嗤一笑,“少往你哥脸上贴金了。”

    吉祥瞪向她:“你怎么说话呢!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错啊。”锦绣摆了摆自己偷偷用凤仙花汁染红的手指甲,“你以为紫禁城里的侍卫都是平常人呀!紫禁城这道红墙,就是侍卫的分界线!”

    吉祥没听懂她话里的意思,又不愿意向她求教,于是转头去问魏璎珞:“璎珞姐,你给我说说吧,什么是侍卫的分界线啊?”

    魏璎珞叹了口气,尽量言简意赅的对她解释道:“红墙之外的护军,是下五旗里的,而这红墙里的侍卫,都是上三旗的皇亲贵胄。”

    吉祥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又摇摇头:“我不明白,贵人也要当侍卫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!”锦绣抢着道,她这人爱出风头,也爱表现出自己比旁人懂得多,“别说最高阶的御前侍卫,就算是乾清门侍卫,将来都极可能出将入相,成就非凡!你可别忘了,时时刻刻贴着皇上,自然会步步高升!”

    其余宫女也开始七嘴八舌,对那六个侍卫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听说每年为了争这紫禁城内的侍卫名额,上三旗的贵族子弟都要参加比武。”

    “出身高贵还不行,武功也得极为出众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侍卫里最出众的,是皇后的弟弟富察大人,真正的文武全才,皇亲贵胄!”

    “是哪一位啊?在不在里面?”

    “领头的那个,最高的那个!”

    锦绣神色一动,忽将手中的托盘塞到吉祥怀里,然后按着肚子说:“我内急,得找个地方出恭,吉祥你帮个忙,替我把东西送去绣坊吧,哎哟,哎哟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啊,事情真多。”吉祥不满的嘟囔一句,却也没多想。

    身旁,魏璎珞望着对方消失的方向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进宫也有一段时日了,别的不说,认路的本事必须有所长进,否则进了不该进的地方,少不了一顿板子。

    侍卫们前进的方向是御花园,那也是去长春宫的路,若六个侍卫在这里分道扬镳,那么十有八九,富察傅恒是要去长春宫探望他的姐姐的。

    锦绣藏身于一座假山后,面色潮红,心潮澎湃,不断朝外探头探脑,功夫不负有心人,她总算是瞅见了一个独自行来的身影,心一狠,她抓起一块石头狠狠砸在自己脚上。

    疼!

    还好事先往嘴里塞了条帕子,她才没有疼得叫出声。

    单手扶着假山,锦绣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琢磨着人已经在假山另一头,她用另一只手拨弄了下鬓角发丝,调整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,让自己显得更加楚楚可怜,弱柳扶风。

    万事俱备,锦绣往外一冲!

    但一条手臂忽然从旁边伸出来,将她拉回到假山之后。

    假山外,富察傅恒行过。

    假山后,锦绣猛力挣开捂着自己嘴的手,愤怒的低吼:“魏璎珞!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这话我还给你。”璎珞盯着她,“锦绣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女人都想为自己谋求一个好出路,我有什么不对?”锦绣忽然上下打量了魏璎珞一番,怀疑道,“难不成,是你也看中了这根高枝?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。”魏璎珞嗤笑一声,然后收起笑,冷冷道,“你我都是上三旗包衣,你在家中的时候,可有都统、参领家的子弟来求婚?别说都统、参领,只怕佐领的儿子,都没有正眼看过你吧!那些人家尚且如此,何况这些真正的权贵?”

    她的一番告诫,换来的却是锦绣的不以为然:“只要长得漂亮,你怎知我高攀不上?”

    魏璎珞楞了楞,然后皱起眉头看她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做妾?”

    锦绣斩钉截铁的点点头:“能给权贵做妾,好过给穷人做妻!”

    人各有志,不可强求。

    魏璎珞摇摇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