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是不是装傻,人前看不出来,人后才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芝兰提着一盏六角宫灯出了储秀宫。

    故意将灯芯掐得很暗,只能照见自己前方寸许之地,这样才能不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轻车熟路的走了一条捷径,芝兰抢在魏璎珞之前就出了储秀宫,然后埋伏在她回绣坊的必经之路上。

    一听脚步声响起,她便吹灭了手中的宫灯。

    身周立刻一片昏暗,芝兰将自己藏在一棵大树后,树荫落下,如同乌云迷雾萦绕在她身周,将她紧紧包裹在一片黑暗中,肉眼再难分辨。

    不久,脚步声近了,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声声打嗝声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脚步声忽然一停。

    芝兰忙屏住呼吸,听她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把丸子带回去,大伙要我分给她们吃怎么办?”却听魏璎珞苦恼道,“这么好吃的东西,我可不想分给别人,不如……不如现在就吃掉吧!”

    在芝兰目瞪口呆的注视下,她端起碗,大口吞咽起来,结果吞到一半,忽然哇的一声,连同先前在储秀宫吃的份一块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吐着吐着,忽然蹲在地上哭了起来,芝兰本以为她觉得自己受了委屈,结果却听见她唉声叹气道:“怎么都吐出来了,哎,浪费了,浪费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,这人真的是个傻子!!

    芝兰不忍卒视,生怕继续看下去即脏了自己的眼,又脏了自己的耳,低啐了一口,便扭头回去复命了。

    身后,呕吐声仍在时断时续。

    魏璎珞用力抠着喉咙,她知道,自己的呕吐声越厉害,芝兰离开的步伐就会越快。

    “咳,咳咳……”好不容易将肚子清空,魏璎珞缓缓抬起头来,剧烈的呕吐让她眼角沁出晶莹泪水,眼睛里却烧着两团火。

    装傻充愣。

    慧贵妃的发难来得太过突然,情急之下,她只能想出这个法子应对。

    装傻谁都会,但正因为是谁都会的东西,反而更加艰难,最难的一点,是如何迅速消弭慧贵妃的杀意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位主子心如蛇蝎,连后宫嫔妃都能随意下手,更遑论她这位地位卑微的小宫女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七碗藕粉丸子,她吃得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想必那位自认为是聪明人的慧贵妃,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,都不会将时间浪费在她这个“蠢货”身上。

    “慧贵妃不会无端端找上我。”魏璎珞擦了擦嘴角残渍,冷笑道,“是谁跟她告的密?”

    那个人,想必就藏在她身边不远。

    她头一个怀疑的是锦绣,毕竟她是知情人,又是她领着芝兰来绣坊找人的,但是一时之间拿不出证据,而除锦绣之外,还另有三个与她合不来的人,背地里没少说她坏话,譬如此刻。

    从慧贵妃处回来后,转眼已过去三天,这日绣坊与金玉作的宫女们忽然被叫到了一处,说是大太监待会有事吩咐她们做。

    人一多,嘴便杂。

    只见那三人凑成一团,用不高不低,恰好能让身旁的人听见的声音窃窃私语着,其中一个道:“魏璎珞昨天晚上很晚才回来哦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是被芝兰姐姐叫去储秀宫了么?”

    “芝兰姐姐把事吩咐完,难不成还要留她吃饭?你傻了吧,人家从储秀宫出来以后,就去幽会啦!她的相好啊,是紫禁城的一位侍卫!”

    她们说得有鼻子有眼,仿佛亲眼见过了似的,一半人信以为真,还一半人虽不信,却也听得津津有味,毕竟八卦之心,人皆有之,纵使不信,也能听个高兴。

    人人侧目,魏璎珞忍不住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李公公到!”

    小太监的唱喝声暂时止住了众人的话头。

    魏璎珞只抬头看了一眼,就迅速垂下头去。

    真是好事不出门,坏事接踵来,她认出了对面走来的那位李公公,可不就是上回随在皇帝身旁的那位大太监?

    李公公却没认出她,今天天气有些热,都不必说话,只消在太阳底下多站一会,便满背大汗,几个殷勤的小太监忙将一张椅子搬到树荫下,奉上茶盏果盘,李公公喝了两口水,然后吩咐道:“来的是?”

    “是绣坊与金玉作新来的宫女。”一旁的小太监边给他打扇,边回道。

    李公公点点头:“还跟前几天一样,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他双手往腹前一叉,闭目躺进椅子内假寐,却没有真的睡着,而是高高将两耳竖起。

    “来,一个个排队说话。”小太监则吩咐道,“就说,奴婢给神树挠痒痒!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话?

    宫女们你瞅瞅我,我瞅瞅你,都搞不明白这话的意思。

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