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璎珞,你是不是……胖了?”

    不但娘娘们要量体裁衣,宫女们也要量体裁衣,尤其是新进宫的小宫女们,正值发育的年纪,有一些几个月过去了,袖子就短了一截。

    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绣坊总不会亏待了自家人,于是到了给宫女们量体裁衣的时候,首先紧着魏璎珞这批人。

    只是软尺往魏璎珞腰上一卷,张嬷嬷就皱起了眉头:“你这腰粗了得有一寸,最近海吃胡喝了些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魏璎珞沉默不语,身旁的吉祥却为她抱不平。

    “哪有啊。”吉祥道,“璎珞姐姐最近吃什么吐什么,已经有好几天没正正经经吃过一顿好饭了!”

    张嬷嬷狠狠瞪她一眼,嫌她乱说话,然后回头对魏璎珞叹了口气:“你现在这身衣服已经穿小了,新衣服做出来之前,你先去库房里选件合身的旧衣服,对付一阵子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嬷嬷。”魏璎珞有些羞愧的说,在其他人继续量尺寸的时候,她独个儿进了库房。

    库房里堆砌着新布新衣,也有旧布旧衣,世事难料,旦夕祸福,有时候新衣服刚做好,人却没了,有时候不过短短数月,原先最流行的花色便不流行了,于是这些衣裳,这新布料就被束之高阁,长久以来无人问津,花色暗淡,霉斑渐生,越来越破,越来越旧……直至最后,再也不会被人穿起。

    就如同这后宫之中老去的女人。

    魏璎珞从一支支放衣裳的架子前路过,最后挑出来一件颜色沉稳的石青色衣裳,左右四顾了片刻,见四周无人,便除下自己身上的衣裳,以便试穿手中的石青色旧衣。

    除去外衣,里面便是贴身的里衣。

    再难遮掩她微微隆起的小腹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没有逃过尾随而来的锦绣的眼睛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方姑姑耳里,她拍案而起,笑道:“好!这才叫真正的人赃并获呢,我现在就去请吴总管!”

    锦绣在一旁添油加醋道:“顺便把张嬷嬷也叫来,让她亲眼看看自己的这位得意高徒,到底是个什么货色!”

    “说得对,还要把那个老货一起喊来,看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在我面前得意!”

    方姑姑冷笑一声,然后迫不及待的跑去寻吴总管。

    此事非同小可,吴书来当即丢下手头的事,赶至宫女所。

    “魏璎珞!”他盯着眼前少女,“有人告发你干了丑事儿,你认罪吗?”

    魏璎珞身上穿着才换上的石青色衣裳,愈发显得气质沉稳,她先恭恭敬敬的朝吴书来福了福,然后镇定自若道:“敢问公公,什么样的丑事,告发者何人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方姑姑越众而出,目光如刀,一刀一刀剐在她身上,“告你与侍卫勾搭成奸,珠胎暗结!”

    魏璎珞叹了口气:“姑姑,我从未得罪过你,你为何要用这种无端捏造的事来害我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无端捏造,一查便知!”方姑姑对吴书来道,“吴总管,还请寻个有经验的嬷嬷来给她检查检查,一切就真相大白了!”

    见她一副信誓旦旦,有恃无恐的样子,吴书来忍不住蹙起眉头。

    以他对方姑姑的了解,若是此人没有一点把握,定是不敢如这般当众发难的,难不成真如她所言,魏璎珞她……

    吴书来不想将此事闹大,魏璎珞脸上无光,他这个总领宫女事宜的大太监也要跟着名声受损,于是略带规劝道:“魏璎珞,你若真的做了,就老实供出,免得检查出来,更加难堪。”

    “秽乱宫廷,乱杖打死,璎珞惜命,哪儿有胆子做出这样的事来。”魏璎珞淡淡扫了方姑姑一眼,“便如方姑姑所言,请个有经验的嬷嬷来,让这件事水落石出吧!”

    吴书来被她们两个给弄糊涂了,方姑姑一副把柄在手,意图置人于死地的模样,却不料魏璎珞也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模样,这……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吴书来只得道,“来人,去请严嬷嬷来!”

    严嬷嬷是个稳婆。

    据她自己说,她历经两代帝王,手里接生过三位公主,四个皇子,没人知道她说的是真的,还是在吹牛。

    请她出马,吴书来不但用了面子,还使了些银子。

    否则还请不动这位大佬。

    但对吴书来而言,这些花费是值得的,因为这件事已经闹的挺大的了,必须找一个地位跟技术都得人认可的嬷嬷来处理,才能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她能看在银子的份上,让这件事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,那是最好不过的了……

    方姑姑看出他心中想法,冷笑道:“严嬷嬷,这里这么多双眼睛,这么多张嘴,您可得检查得仔细些了,否则过些日子,让这小贱人生出个十月怀胎的孩子,您的金字招牌可就要砸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吴总管。”魏璎珞斜了她一眼,然后回眸对吴书来道,“我虽然是宫女,却也都是好人家的姑娘,清清白白的名声被人玷污,换了别人得一头碰死!这告状的人,分明是要逼死我,敢问一句,若最后证明我没罪,那告状的人,要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“宫里有宫里的规矩,秽乱宫廷者,乱杖打死。空口白牙,诬陷他人,一通乱棍,逐出紫禁城!好了,一切就看这次检查的结果吧!”吴书来一挥手,“严嬷嬷,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姑娘,随我来。”严嬷嬷领着魏璎珞去了事先备好的小房间。

    门窗封得严实,又没半点声音传出,外头的人压根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,只觉得度日如年,吉祥在原地来回走动,张嬷嬷的目光再一次投向门内,方姑姑的右脚尖不耐烦的拍打着地面。

    直至吱呀一声,房门再次被打开。

    严嬷嬷用打湿漉的帕子擦拭着双手,跨过门槛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方姑姑一个箭步迎上去,“结果如何,她的肚子是不是大了?”

    严嬷嬷愣了楞:“是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见了吗!你们都听见了吗!”方姑姑大喜过望,转过身来对吴书来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