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一叠叠用荔枝制成的菜,流水般送至席上。

    有荔枝虾球,鸡蛋炸荔枝,鲜荔枝凉拌烤鸭,荔影殷红卷,荔枝猪肉丸等等,皇后舀起一勺白汤,汤水里滚着一粒雪白荔枝,以及几颗鲜红的枸杞,白中透红,如同雪中飘飞的一两朵红梅,煞是可爱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这是御厨特别制作的白雪红梅。”尔晴见她面露好奇,便在一旁解释道,“荔枝容易上火,所以用了温盐水浸透,又特意配上枸杞中和。”

    “茶膳坊倒是颇有心思,光是这个卖相,就十分雅致了。”皇后笑道,“皇上,您尝尝。”

    弘历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,目光四下逡巡,也不知在人群中寻找着谁。直到白雪红梅送到他面前,他才对皇后微微一笑:“皇后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慧贵妃眼中闪过一丝妒色,抚着自己的玳瑁指甲笑道:“荔枝制菜很寻常,毕竟每年都有干荔枝送来,可加了调料,就不是那个味儿了!真正会吃荔枝的人,对鲜荔枝最感兴趣。皇后娘娘,今日不是要亲自采摘荔枝么,怎么迟迟不见动静!”

    皇后也觉奇怪,按理来说,这个时候荔枝树已经该搬上来了,却不知为何,迟迟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负责此事的是谁来着……”慧贵妃别具深意的一笑,“臣妾想起来了,是那个叫魏璎珞的宫女吧。”

    弘历夹荔枝肉的手忽然一顿。

    皇后并为察觉,只是因为慧贵妃的笑而皱起眉头,彼此之间打了这么久的交道,当了这么久的敌人,皇后可以算是世界上最了解慧贵妃的人,这个笑容明显不怀好意,她想做什么?她能做什么?

    “时候也不早了。”弘历忽然开口,“让那个叫……魏璎珞的宫女,把荔枝树送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皇后心中一惊,虽然有些心中不安,但皇帝既然都已经开了口,哪里有当众驳回的道理,只得道:“璎珞呢,让她把荔枝树送上来。”

    话传下去,却迟迟不见人来。

    渐渐的,议论声四起。

    “哟,那魏璎珞好大的架子,居然让这么多娘娘,让皇上等她一个下人。”慧贵妃笑意更深,“也就皇后您宫里能教出这样的下人,呵呵。”

    皇后眉头一皱,以她对魏璎珞的了解,魏璎珞不会好端端的出这样的岔子,怠慢如此多的宫中贵人,对她而言又有什么好处,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状况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扫向慧贵妃,见对方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,皇后心中一凛:“只怕此事与她有关……”

    皇后有心将此事搪塞过去,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皇帝,慧贵妃,嘉嫔……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她,等着她做出回复。

    她该如何回复……

    “娘娘!”正在皇后焦头烂额之际,尔晴的声音忽在她耳畔响起,“是魏璎珞!她来了!”

    魏璎珞来了?

    众人齐齐看去,都想看清楚这个胆大妄为的宫女长什么样。

    第一眼望去,她的衣着打扮与其他宫女没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第二眼望去,却又觉得她与所有宫女都不同。

    这个样貌……未免太过标志了些。

    吐气如兰,清如莲蕊,莫说宫女了,就连层层选拔上来的秀女们,都没有几个能在相貌上与她比拼个一二的。皇后也是心大,竟将这样一个美人放在身旁,也不怕被皇上看中?

    对比之下,被魏璎珞搀扶着的女子,便黯然失色,憔悴的如同一朵开败了的花,唯一能比得过魏璎珞的,或许只有身上那件属于主子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愉贵人,你怎么来了?”皇后惊讶道。

    被魏璎珞搀扶而来的女子,正是本该在永和宫养胎的愉贵人。

    她对皇后笑道:“皇后娘娘设宴,嫔妾理应到场。娘娘体恤,嫔妾就更不能偷懒了。”

    弘历的目光从魏璎珞脸上,慢慢移至愉贵人脸上:“愉贵人的病,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愉贵人忙向他福了福:“多谢皇上关怀,嫔妾的精神已经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要多注意身体,别让皇后跟着担忧受累。”弘历点点头,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愉贵人这才在自己位置上就坐,落座之时,与魏璎珞交换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刻,慧贵妃与嘉嫔也交换了一个同样的眼神,嘉嫔开口道:“皇后娘娘,什么时候开始摘荔枝呀?嫔妾嘴馋,还等着品尝色香味俱全的鲜荔枝呢!”

    皇后一楞,目光担忧的望向魏璎珞。

    “让主子们久候了。”魏璎珞回她一个放心的笑容,然后大声道,“送上来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两名太监便合力抬着一只木桶上来,上头高高蒙着一片红绸,将荔枝树从头蒙到尾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。”魏璎珞递送来一只托盘,盘子里放着一柄金剪刀,“请您亲自来摘。”

    皇后已经看出此时不同寻常,她一时之间想不出主意应对,但她相信魏璎珞,相信对方已经想出了应对之法,于是笑着接过金剪刀,一步步走向木桶,然后缓缓伸手揭开红绸……

    “汪!”

    皇后惊得后退一步,待看清楚眼前状况,不由瞠目结舌:“这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红绸底下,荔枝树枝叶凋零,满树荔枝已不剩几个,大多数都跌进了盆中泥里,再仔细一看,树身上抓痕累累,罪魁祸首显然是……

    众人齐齐朝着树下那只雪白毛团看去。

    似是感觉到了众人不善的目光,那毛团又汪汪喊了几声,然后迅速从盆中跳了下来,朝慧贵妃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“啊!!”愉贵人忽然尖叫一声,猛然抱住了身旁魏璎珞的胳膊,一个劲儿往对方身后躲,“别过来,别咬我,别咬我!”

    她喊得这样撕心裂肺,就仿佛那狗儿的牙齿已经扎进她的喉咙之中,咬嚼着她的血肉一样。

    弘历看了她一眼:“来人,抓住那条狗。”

    太监们扑了上去,七手八脚,终于逮住了那毛团,那毛团显是娇生惯养惯了的,鲜少被人如此粗暴对待,立刻委屈的呜咽几声,然后朝着一个方向汪汪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手脚轻些……”慧贵妃脸色难看的望向弘历,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为毛团求情,愉贵人已经失声痛哭:“慧贵妃,一次不够还有第二次,你是一定要嫔妾的命吗?”

    弘历眉头一皱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回禀皇上。”魏璎珞一边拍着愉贵人的背,一边恭顺的回道,“一个月前在御花园,这只名叫雪球的狗儿突然闯出来,惊吓了愉贵人。因当时无人受伤,皇后娘娘宽宏大量,便没有追究,只是苦了贵人,每日要喝压惊汤才能入眠,不想今日精神才刚好了些,又撞上了!”

    “大胆奴才!”慧贵妃厉声道,“你这么说什么意思,难道怀疑本宫指使那畜生吓人!”

    为保全自己,她已不再喊雪球小乖乖,改口喊它小畜生了。

    “奴婢不敢。”魏璎珞垂下头,“奴婢只是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愉贵人忽然挣开她的怀抱,扑在弘历脚下哽咽着:“皇上救命,皇上救救嫔妾吧!再这样下去,嫔妾撑不下去,也要落个一尸两命的下场!”

    弘历垂眸看了她一眼,宛如庙堂上的神佛俯瞰跪俯在地的凡人。

    “来人,扶贵人起来。”他缓缓道,“放心,此事朕会为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!”慧贵妃急忙道,“难不成您真信了她的鬼话?您仔细看看那荔枝树,明明是被开水烫死的,却硬要说是被狗给抓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被开水烫死的?

    皇后心中一道,好呀,你又没仔细看过那荔枝树,你怎知是被开水烫死的?只怕是你喊人暗地里下的手吧?

    “慧贵妃!”皇后不给她辩解的机会,当即严厉道,“你三番两次惊扰愉贵人还嫌不够,今日本宫的荔枝宴,你也要故意捣乱,险些又吓到愉贵人,到底意欲何为!”

    “雪球平日都很乖巧,从未闯过祸!”慧贵妃咬牙道,“这一次,只怕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,利用它陷害臣妾!”

    “栽赃陷害?”皇后摇摇头,“这只恶犬上回在御花园里袭击了愉贵人,今日它不咬人,却盯上了福建的贡品,皇上专门送给本宫的礼物!”

    慧贵妃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若无先前御花园里的袭击事件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