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咳,咳咳……”夜里,方姑姑辗转片刻,声音嘶哑的唤道,“冰清,给我倒碗水!”

    半天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“玉洁!”方姑姑又换了个人喊,“给我倒碗水!”

    仍旧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往日里总是侍奉在她身旁,甚至不需要她喊,只要她轻轻咳嗽一声,就会争先恐后的为她端来茶水的两名宫女,如今却一同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两个忘恩负义的东西,枉费我平日那么信任你们!”方姑姑骂了半天,眼角不禁流下泪来,“如今,如今连一口水都不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只茶碗端至她唇边。

    水是凉的,里面也没有放任何茶叶,但方姑姑渴了一晚上,已顾不得那么多了,她一把抓住那只茶碗,咕噜咕噜喝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喝够了吗?”

    “再来一……不对!”这不是冰清跟玉洁的声音!方姑姑猛然抬头,映入眼帘的,是一张清丽如莲的面孔,纵不施粉黛,却也占尽人间七分丽色。

    “喝够了,就回答我几个问题吧。”她面带浅笑道。

    “魏!璎!珞!”方姑姑一字一句道,“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!”

    “我不来,只怕你连一口水都喝不上。”魏璎珞幽幽一叹,“可怜啊,本来再过半年,你就能按律出宫,如今被赶出去,非但抚恤银子没了,只怕连你的家人都不敢收留你。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的悲惨晚景,方姑姑忍不住两眼发黑,嘴唇哆嗦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,还有你那肚子,你那肚子究竟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此事她辗转反侧,却始终得不出一个答案,若非认定魏璎珞大了肚子,她也不敢拉吴书来过来。

    “哦,你说这个啊。”魏璎珞轻笑一声,手指轻轻抚过自己仍显得有些肿胀的肚子,语气轻巧的仿佛在说别人身上的事,“前些日子从工匠处弄来了一些制作陶瓷的高岭土,少量服用,没有性命之危,却会很快腹胀。我装得不过两分像,你们就上钩了,迫不及待要处置我……”

    方姑姑听得身上发冷。

    说是说少量服用,没有性命之忧,但那到底是土啊,观音土吃死人的事情又不是没发生过,谁知道这玩意吃下去会怎样?

    一个对自己都这么狠的人,对敌人只会更狠。

    “至于你说为什么……”魏璎珞手指一翻,一根精致的梅花络子便勾着她的手指头垂落下来,“你还认得这根络子吗?”

    方姑姑定睛一看:“这,这不是我前些时候丢失的络子么,你这个小偷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小偷!”魏璎珞猛然扯住她的头发,迫使她昂头看着自己,往日的伪装此刻已经全然撕去,暴露在方姑姑面前的,是一张真实到可怕的……复仇者的脸,“看着我的脸,仔细看看清楚,我是谁!”

    “你是魏璎珞,不,不,你是……”方姑姑惊恐的看着眼前这张脸,“你是……魏璎宁!”

    魏璎珞一直觉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若说锦绣对付她,是出于嫉妒,方姑姑为什么要掺和进来?

    直到拾到她遗落下的梅花络子……姐姐进宫之前,魏璎珞一整晚没睡觉,亲手打给她的梅花络子,一个答案才渐渐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“说!”魏璎珞恶狠狠的揪着方姑姑的头发,模样狰狞的似心有不甘,自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,“把有关魏璎宁的事情全部说给我听!否则我现在就去吴总管那,揭发你平日苛刻宫女的恶行,到时候你可就不是净身出宫的待遇了!”

    “别,别,我说,我什么都说……”方姑姑含泪服软,“我之前听你的名字,就觉得有点耳熟,后来仔细一想,魏璎宁一入宫就改了名,大家习惯叫她阿满……”

    许是天意,魏璎宁入宫之时,恰巧也分在方姑姑手里。

    两姐妹连做的事情都一样,都是天不亮就起床,在方姑姑的衣服帕子上绣上式样不同的花样。

    “后来她闹出丑事,被我抓住了把柄,我,我就拿这件事威胁她,让她把身边的财物,以及体己银子都交给我保管。”方姑姑指了指墙角,“诺,就在那块板子下头。”

    魏璎宁丢开她,飞快的撬开木板,自木板下提出一个颜色发旧的蓝布包袱,解开一看,里头半个铜板也无,只有一两件旧衣服,还有一块裂了缝,已不值钱的玉佩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了,钱……我以及花掉了。”方姑姑将自己缩进床角内,双手抱着膝盖,瑟瑟发抖道,“你别告发我,等我出宫了,会想办法还钱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魏璎珞对钱不感兴趣,她痴痴看着手中的旧衣裳,上头似乎还留着姐姐的体温,她珍而重之的将之抱进怀中,如同抱着姐姐……

    “你口口声声说我姐姐闹出了丑事。”她背对着方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