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汪汪,汪汪!”

    李玉用手一压,将汪汪叫声,以及探出篮子的雪白狗头都压回篮中。

    “索伦侍卫。”他将篮子往眼前的侍卫手中一塞,“皇上有命,处置了这条狗。”

    目送他离开之后,海兰察呸了一声:“什么皇上的命令,八成是你的主意,怕慧贵妃秋后算账,就把这糟心活硬塞给老子!断子绝孙的狗东西!”

    当着大太监的面,他不敢有所抱怨,人一走,他就开始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“索伦侍卫。”

    海兰察吃了一惊:“谁?谁在那偷听我讲话?”

    拐角处转过来一个黄杉女子,听了他的话,微微一愣:“我才刚来,你刚刚说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见对方表情不似作假,海兰察这才松了口气,又咦了一声,觉得对方相貌有些眼熟:“你是……上回在永和宫那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长春宫的宫女,魏璎珞。”魏璎珞自报家门道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。”海兰察笑了起来,“你下手真狠啊,就算没有侍卫来,你一个人也能杀了那个小太监。”

    “为求自保,迫不得已,请见谅。”魏璎珞笑了笑,不与他再讨论这个话题,直奔主题道,“今日我来,只因雪球伤了愉贵人,毁了皇后宴会,又害我受了罚,我想把这条狗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海兰察眉头一挑,“你要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魏璎珞面上带笑,宛如春风拂面,可说出来的话,却如东风刺骨:“自然是先先出一口恶气,然后宰了,再将皮剥下给您送来,好让您向上头交差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姑娘家,下得了手?”海兰察说完,自己心里先有了答案,当然下得了手,她能对人下那样的狠手,自然也能对狗下同样的狠手,略微犹豫了一下,便将篮子递过去,“行,那就交给你了!不过回头若是有人问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魏璎珞伸手接过篮子,心领神会的对他说:“大人放心,璎珞自会守口如瓶,不会让您难做。”

    海兰察这才放心的松开了手,任她将篮子拿走。

    直至魏璎珞的背影消失在甬道口,海兰察才吐出一口气,靠在柱子上道:“呼,可算摆脱了这份苦差……”

    “海兰察!”

    “又是谁?”海兰察惊得一回头,今儿是怎么了,怎么到处都有人偷听他讲话?

    柱后转出来一个人,穿着与海兰察一样的侍卫服,腰间别一样的刀,只是相比之下,气质更加雍容华贵,仿佛盛世花开。

    赫然是富察傅恒。

    “你好大胆子。”傅恒面色难看道,“竟然把皇上交代给你的事,丢给一个小宫女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说的。”海兰察急忙否认,“我可没硬塞给她,是她主动要求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拒绝的。”傅恒眉头皱得更紧,“你不拒绝,是怕慧贵妃回头醒过神来,追究起爱犬被杀的罪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慧贵妃不能奈何皇上,还奈何不了区区一个侍卫么?”海兰察一摊手,在好友面前承认道,“女人发起火来很可怕,尤其是有权利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把事情退给魏璎珞?”傅恒略带一丝怒意道。

    “她是长春宫的宫女,长春宫本来和储秀宫便是仇敌,仇上加仇,怕什么!不过话又说回来……”海兰察若有所思的望着眼前的俊美男子,“你对她挺关心的么,居然为了她跟我发火……”

    傅恒心中一慌,别过脸去:“没这回事……只是觉得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,下不了这个狠手,回头这活还不是要回你手上?”

    几天后,魏璎珞再次找到海兰察,将一面雪白的皮毛塞到他手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海兰察看了看皮毛,又看了看她,“你真杀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魏璎珞柔柔一笑,“先打一顿,然后杀了,皮剥下来与你交差,剩下的肉本想送去御茶膳坊,结果他们说大清入关之前,旗人以狩猎为生,与猎犬 相伴,从太祖开始立下一条规矩,禁止吃狗肉。如今虽奉旨杀了雪球,一样吃不得,只得拿去埋了。”

    海兰察一个大男人,都听得背上有些发凉,忙道:“行了行了,狗皮我留下了,你回长春宫伺候皇后吧。”

    魏璎珞从善如流,朝他福了福,转身回长春宫去了。

    她的背影一消失,海兰察就转过身,将手中的狗皮朝对面的柱子一丢。

    一只手从柱子后伸出来,接住了那张毛皮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