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绣坊里很快就聚满了人。

    “天啊,孔雀羽线不见了!活该,好事儿都让她摊上了,这回倒霉了吧!”

    “就是,看她怎么交差!要是嬷嬷把活儿交给我,我才不像她!”

    “嘻嘻,她这回要被赶出宫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何止,要丢脑袋哪!”

    璎珞猛然转过身,冷冷扫视众人:“黄泉路上,有你们大家陪着呢,我一点儿都不寂寞!”

    众人正欢快的落井下石,冷不丁听她来了这么一句,登时不快,玲珑越众而出,替众人说了一句心里话:“你胡说什么呢!自己丢了东西,凭什么要我们陪葬!”

    “她说的没错。”一个冷厉的声音忽然在她身后响起,玲珑一回头,惊恐的发现张嬷嬷站在她身后,目光如刀的盯着她,“凤袍是绣坊的献礼,所有人上下一体,皇后要是问起来,难道只追究她一个人的过错?有空幸灾乐祸,不如摸摸自己的脖子,看看硬不硬,能不能抗住午门一刀!”

    此话若是从魏璎珞嘴里说出来,众人多半不信。

    但从张嬷嬷嘴里说出来,尤其是第二次说出来,众人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此事,只怕真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一个不好,整个绣坊的人都要遭殃。

    一个宫女怕的哭起来:“那怎么办?我不想死啊!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宫女忙捂着她的嘴:“呸,宫里不许说那个字!宫女甲: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顾得上忌讳!”

    还一个咬牙道:“到底是个哪个杀千刀的偷了东西,赶紧还回来,不然留着当陪葬品啊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左右四顾,都用猜忌的目光看着彼此,恨不能立刻从中揪出那个害惨所有人的小偷。

    “嬷嬷,是我的错!”吉祥忽然扑通一声跪在张嬷嬷脚下,与其他人不同,她总在为魏璎珞着想,为了让她少受些委屈,甘愿以身代之,“是我硬要拉着璎珞姐离开,才让小偷得逞的,你要罚就罚我吧!”

    魏璎珞看了她一眼,在她身旁跪下,对张嬷嬷道:“嬷嬷,一人做事一人当,孔雀羽线是在我手里失窃的,我愿意承担责任。”

    张嬷嬷叹了口气: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当务之急,是集全坊之力,先将凤袍做出来。”魏璎珞沉思片刻,咬牙道,“至于孔雀羽线……希望嬷嬷能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嬷嬷问。

    “请开库房大门!”

    上一次魏璎珞进库房,是因为吃高岭土吃大了肚子,身上的衣服不合身,张嬷嬷特令她去库房拿件合身的旧衣服穿的。

    在那里,她不但看到了许多旧衣服新衣服,还有许多旧线新线,全天下流行过,或者正流行的绣线几乎全部云集于此,当中总能找到一样替代品。

    库房的门开了,魏璎珞自架子前走过,一样一样的翻捡盒中绣线。

    金线——不,不行。孔雀羽线在阳光下有七彩之光,金线只有一色之光,阳光一照,便会被人发现端倪。

    同理,银线,红线,其余颜色的绣线都不行。

    彩线虽能在色彩上比拟一二,却又少了那种浑然天成的富贵之气,甚至还比不上金银二线。

    吉祥在一旁为她掌灯,带着哭腔道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要不,你还是把错推在我身上吧,我皮糙肉厚,经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你挨打的。”魏璎珞继续翻找着绣线,目光坚定无比,“也不会让张嬷嬷挨打的。”

    她心知肚明,若是最后她做不出凤袍,有两个人必定会将所有责任往自己身上揽。

    一个是吉祥,还一个是张嬷嬷。

    “哎!你怎么这么倔啊!”吉祥急得团团转,一不留神就碰到身旁一面木架上,一只袋子被她碰落下来,系袋子的绳子有些松,竟一下子就打开了,袋内的东西泻了出来。

    魏璎珞楞了楞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在一片金丝银线中,地上之物显得异常朴素。

    “哦,是冬日用来做端罩的皮毛,还是些下等货色,没用!”吉祥弯腰拾捡地上的白色毛皮,“别的东西好歹有个盒子装,也就这,盒子都轮不上,随便用个袋子装了。”

    捡完之后,随手用绳子把袋子一扎,吉祥正踮起脚,要将袋子放回架子上,旁边却忽然伸出一只手,阻止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