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夜已经深了。

    绣坊之中亮起了一盏盏灯。

    灯火将窗户纸晕染成橘黄色,透过一张张窗户纸朝里望去,明明已经是吃饭的时间了,宫女们却全部聚在此处,纵使饿得肚子咕噜噜叫,却一个离开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再次将针扎在指头上,吉祥哎哟一声,将流着血的手指头含在嘴里,回头看了眼大门,口齿不清的问:“璎珞姐姐还没回来吗?”

    身旁的玲珑一边做着绣活,一边头也不抬道:“该不会是回不来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!”吉祥怒道,“呸呸呸,快给我呸三声!”

    玲珑撇撇嘴,才懒得做这粗俗动作,吉祥见此,心中更怒,正要与她好生说道说道,离门最近的一个宫女忽然喊道:“来了来了,外面来人了!”

    吉祥一楞,立刻丢下玲珑往外跑。

    身旁刮过一阵风,有一个人跑得比她更快。

    “张,张嬷嬷?”吉祥目瞪口呆地望着对方的背影。

    犹如一个家中独子远赴科举的老人,张嬷嬷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出大门,然后眼巴巴的望着外头的太监,指望从他嘴里能听见点好消息,至少不要是坏消息!

    “恭喜你了,张嬷嬷。”来的是三名宫女,领头的那个位阶比张嬷嬷还高些,此刻却对她客客气气的,面带笑容道,“你们绣坊的魏璎珞在寿宴上大出风头,这些是皇后娘娘赏给她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一招手,身后两名宫女便捧着托盘过来。

    一只托盘里放着两匹绸缎,另一只托盘里放着一对簪子。

    宫造之物,自是人间上等,更何况是皇后赏赐下来的东西,那更是一等一的做工,一等一的材质。

    那两根玉簪,众人品评不出好坏,只知道颜色特别周正,上头隐隐萦绕一层淡淡的烟云之气,若有若无,似雾非雾,许是传说中的蓝田玉所做,故而蓝田日暖玉生烟。

    而两匹绸缎就不同了,大伙在绣坊里干了有大半年了,自是认得料子的好坏,一个啧啧称奇:“这料子真好,穿在人身上,就像穿了一件泉水,常穿不但养皮肤,也养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这可是江南织造送来的贡品啊。”另一个更识货的宫女羡艳道,“都是给主子们做衣服用的,璎珞命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张嬷嬷拉着领头宫女去一旁说了会话,又从袖子里摸出些银子硬塞给对方,对方推脱半天,最后只得勉为其难的收下,待亲自将人送走,张嬷嬷满脸喜色的归来,对眼巴巴望着自己的众宫女宣布:“没事了,你们可以回去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众人哪有心思吃饭!

    吉祥第一个扑过来:“嬷嬷,好嬷嬷,您快跟我说说,璎珞姐在寿宴上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呀,嬷嬷,您就告诉我们吧。”玲珑也走了过来,不动声色道,“璎珞到底做了什么,皇后娘娘非但没有惩罚她,竟然还给了赏赐?”

    张嬷嬷心情极好,对她二人笑道:“这事我也说不清楚,不如等她回来,亲口跟你们说吧。”

    玲珑沉默片刻,问:“她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领了赏。”张嬷嬷道,“当然要去给皇后娘娘叩头谢恩啦!”

    长春宫外。

    明玉手里提着一杆六角宫灯,橘黄色灯火,照亮眼前跪伏在地的单薄身影上,将她的影子拉得极长极长。

    “娘娘。”魏璎珞将额头贴在手背上,“奴婢是来请罪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富察皇后已除去身上繁重的礼服,换上她平日里常穿的朴素白衣,于月下款款而来,宛如月中归来的嫦娥,仙姿翩然,巧笑倩兮,“不是来谢恩,而是来请罪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魏璎珞毫无掩饰的全盘托出,“绣坊前些日子遭了贼,被贼人窃走孔雀羽线,迫不得已,奴婢选用鹿尾绒线代替,为了在大殿上蒙混过关,编造了一套说辞。”

    “既已蒙混过关,为何还要跟本宫坦白呢?”富察皇后笑着问。

    魏璎珞心道:因为我不相信。

    事情进展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