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弘历走下南炕,疾步走到弘晓面前,眼神复杂,他失望地问:“弘晓,大清为何要分福吃肉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弘晓一脸莫名,答道:“奴才不敢忘记,当年太祖少年分家,带着兄弟入山采参狩猎,依靠白水煮肉为生,后来就保持了这样的习惯。大清入关之后,坤宁宫每日朝夕二祭,隔月一大祭,让后代子子孙孙,铭记先祖创业艰辛,大清立国不易——”

    弘历忍无可忍地截断他的话:“既然你都知道,又为什么要在肉内加盐!”

    殿内其它人听到这句,不敢在天子盛怒时交头接耳,但目光相汇,都互使眼色。

    弘晓懵了一下:“加盐?奴才没有啊!”弘历伸手指向盘子内的肉,命令:“你自己尝!”

    弘晓只好切下一块肉尝了一口,咬下肉的瞬间,他整个人都顿住了。所有人都在注意他的神色举动,弘历的怒意升到了顶点,他抬手掀翻弘晓面前的托盘,斥道:“先祖都能忍受,你却忍受不了!在祭神的肉内加盐,这是藐视先祖、不敬神灵,你简直胆大包天!”

    弘晓的王服溅上了肉汁,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惊慌失措地分辨:“皇上,奴才不知道为什么这肉是咸的,奴才真的不知道啊!这是有人蓄意陷害,一定是陷害!”

    弘历沉声问:“肉都是同锅所煮,又有谁会陷害你?”

    弘晓怨毒的目光在殿内逡巡,众人都避开他的目光,只有一个人,平静地与他对视,平静地欣赏他的狼狈,弘晓陡然惊醒,伸手指着魏璎珞:“她,一定是她!她刚才端来的刀,刀上一定有盐! ”

    魏璎珞怯懦地向后退了退,柔顺如风中弱柳,皇后怫然不悦:“怡亲王,你自己做了不敬祖先的事,想冤枉别人脱罪!我长春宫的宫人就这般好攀咬吗?”

    弘历看了魏璎珞一眼,眼中尽是不快,道:“是不是冤枉,查一查那刀就知道了,吴书来,查!” 吴书来应声而动,拾起落在地上的银刀反复检查后,向弘历摇了摇头,道:“回禀陛下,刀上并无盐粒。”

    弘晓一愣,看到盘中的棉质像发现了救命稻草,立刻说:“那棉纸呢,一定在棉纸上!”

    吴书来检查过棉纸,再次摇头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弘晓,眼中隐藏着同情或是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弘晓慌乱地道:“皇上,奴才真的没有携盐入宫,这是对祖宗不敬,是数典忘宗,奴才怎么可能干出这样的事,一定要那个贱人陷害奴才啊!”

    皇后面上怒意不掩,提高声音道:“怡亲王,注意你的身份言辞!”

    弘历对弘晓彻底失望,闭上眼说:“朕早就听说,有大臣嫌恶胙肉难吃,或携带盐巴藏于袖口,或收买太监动手脚,还以为是谣传,没想到不是别人,竟然是爱新觉罗自己的子孙!弘晓,朕不是没给你机会,但你一而再再而三让朕失望!来人,怡亲王不敬先祖,玷污胙肉,褫夺乾清门侍卫一职,交宗人府处置!”

    侍卫鱼贯而入,按住弘晓拉出殿外,弘晓不断挣动高声喊冤:“皇上!皇上!奴才是被人冤枉的,奴才真的是被冤枉的!皇上!”

    魏璎珞轻轻咬住下唇,她简直怕自己会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弘历冷眼扫过众人,煞气极重地道:“坤宁宫朝夕祭祀,分派胙肉,这是先祖的福荫,神灵的庇护!可是以怡亲王为首,原本骁勇善战的八旗子弟,已变成倚赖先辈功勋,到处遛鸟逗狗,不务正业的蛀虫!别说上阵杀敌,连吃胙肉都视同苦差!朕警告你们,大清先祖创业不易,朕绝不容许大好的江山,就这么毁在一群贪图享乐、不敬先祖的败家子手上!查,外面的侍卫也一并查清,朕要看清楚,还有谁敢这么干!”

    吴书来领命而去,一番兵荒马乱后,吴书来匆匆赶回。弘历坐在炕上,神色阴沉地问:“抓到人了吗?”魏璎珞立在皇后身边,心情愉悦地等着吴书来的回答。

    吴书来陪着笑脸道:“皇上,御前侍卫、乾清门侍卫全都接受了盘查,没有人私动手脚。”

    魏璎珞一怔,难以置信地看向吴书来,皇后看了她一眼,似有所察。

    弘历神情稍缓,摆了摆手:“总算还有明白事理的,继续进肉吧!”

    大祭日继续进行,再无风波。礼毕后,众人散去,各司其职。

    魏璎珞心神不定地跟随凤驾回到长春宫,一进正殿,皇后便拉下脸,吩咐众人:“你们都出去,带上门窗,璎珞留下。”

    魏璎珞自入长春宫以来,一直深得皇后宠爱,这一次皇后如此疾言厉色,叫众人心里惴惴不安。明玉得意地瞥了魏璎珞一眼,尔晴则满目担忧,两人随众人退出。

    正殿内空空荡荡,魏璎珞与皇后相对而立。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皇后生气,在他的印象里,皇后殿下高居云端美得雍容华贵,但她震怒时,有着与陛下相似的气势。

    那是独属于上位者的威严。

    皇后冷冷道:“跪下。”魏璎珞依言跪下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皇后居高临下地俯视她,问:“魏璎珞,你知不知错?”

    魏璎珞神情平静,道:“奴才此身俱为娘娘所有,娘娘所言无有不对,璎珞有错,请娘娘责罚。”

    皇后气极反笑:“所以是本宫说你有错你才有错?魏璎珞啊魏璎珞,你真是恃宠而骄,你是长春宫的宫女,是本宫身边最亲近之人,你耍小聪明陷害怡亲王,一旦被人揭发,本宫能逃脱管教不力的罪名吗?”

    魏璎珞猛然抬头,她虽然隐隐猜到皇后可能发现了此事,但真被说破,心中仍不免惊讶。

    皇后不悦道:“说话啊!”

    魏璎珞深吸一口气,附身叩首:“这是奴才一人所为,真有那一日,也当奴才一力承担,即便舍去性命,也不敢牵连娘娘。”

    殿内静了片刻,魏璎珞的额头贴在光滑冰凉的地板,她听到皇后轻轻叹了口气,竟似有些无可奈何:“你呀你,叫本宫说什么好,到底是吃了熊肝还是凤胆,怎么都不见你胖呢?”

    魏璎珞一怔,便被按着肩头拉了一下,皇后道:“小姑娘家家,心思这样重,一天到晚生生死死的,你才多大?”语意里有两分怜惜。

    魏璎珞被皇后拉起来,小心翼翼地问:“您不生我的气了吗?”

    皇后轻轻点了点魏璎珞的额头:“怡亲王之前诬陷你,也是打了长春宫的脸面,本宫自然不高兴,也想让他受教训,可他毕竟是皇上的亲堂弟,皇上不点头,本宫都不能苛责,你胆子就这么大,连铁帽子王都敢动手?”

    魏璎珞摸了摸额头上被点的地方,试探地问:“娘娘,您怪奴才,就是为了这件事?”

    皇后一脸怀疑:“你还犯了其他错?一口气说完了,免得本宫再受惊吓。”

    傅恒的脸在眼前挥之不去,魏璎珞一直在想,他为什么没有被抓住。魏璎珞摇了摇头,又问:“娘娘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是我做的?”

    皇后狐疑地打量了魏璎珞一阵,才说:“傅恒之前捎信给我,说你胆大妄为,让本宫好好管教,你也不要怪他,他是怕你再闯祸。”

    魏璎珞脸色唰白!他知道,他什么都知道,自己交给他椒盐时,他就什么都知道了!魏璎珞的指甲掐入了掌心,问:“富察侍卫没有说别的?”

    皇后恨铁不成钢地道:“没有,幸亏是傅恒发现了,换了别人,早就一状告到御前,不过告了也没用,证据一定早就处理掉了吧。”

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