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娘娘看中你什么,一个小小的绣女,竟然也一步登天,进了长春宫的大门!”明玉上下打量着魏璎珞,眼神实在算不上友好。

    长春宫派来的竟是这一位……

    明玉在椅子里坐着,手边还放着一盘点心,糯米团,绿豆糕,玫瑰酥,芝麻糖,四色拼凑而成的甜点,光看颜色已经秀色可餐。

    明玉专心致志的品尝着点心,不像是来替皇后办事的,倒像是借着这个机会,过来偷得浮生半日闲的。

    她坐了多久,魏璎珞就站了多久,想起吴总管先前的告诫,心中不禁叹了口气:“阎王好过,小鬼难缠。”

    长春宫的台阶,只怕不好上。

    “行了,话已经给你带到了。”明玉终于待腻了,将最后一块点心放进嘴里,拍拍手道,“早些把绣坊的事情结了,月底到长春宫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送送您,明玉姐姐。”魏璎珞一路将明玉送至长春宫门口,来回将近半个时辰,只是走走路,说说话,竟比她在绣坊工作五六个时辰还累。

    天底下最苦最累的工作,莫过于伺候人。

    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宫女所,魏璎珞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哪里不对劲……

    先前还嘈嘈杂杂的讨论声,在她进门的那一刹那,瞬间止住。

    同住一处的宫女们或站或立,或远或近,都用同样奇怪的目光看着她,那目目光让魏璎珞很不舒服,似嘲似讽,似怜似悯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她?

    魏璎珞满心疑惑地走回自己的床榻边,两幅被褥挨在一起,两只枕头紧挨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吉祥呢?”魏璎珞问,“还没回来吗?”

    一碗面也不至于要吃这么久,算算时间,她早该吃完回来了吧。

    一名跟吉祥关系还算不错的小宫女低声给出答案:“她被抓走了。”

    魏璎珞闻言一愣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被抓了。”小宫女只得重复一遍,犹豫一下,又补了一句,“东西就藏在她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在她身上?”魏璎珞心中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只香囊。”小宫女叹了口气,“里头藏着先前失窃的孔雀羽线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魏璎珞几步走到她面前,目光灼灼盯着她,“你说谎!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谎!是吴总管亲自从她身上搜出来的!”魏璎珞的目光实在太过可怖,小宫女吓得惊慌失措,目光左右四顾,忽然停在一个人身上,抬手指着她喊,“据说还是玲珑告的密!”

    魏璎珞缓缓转过头来:“玲珑!”

    玲珑伏在自己榻上,半只枕头都被她哭湿了,一双红肿的眼睛回望魏璎珞,像是对她解释,又像是对其他人解释道:“我跟吉祥是一起长大的,她家里穷,经常有了上顿没下顿,所以手脚有些不干净……我没想到进了宫,有的吃有的穿了,她这坏毛病还是没改掉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只手就捏住她的领口,将她从床榻上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魏璎珞愤怒的面孔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“我没胡说!我也不愿意相信她是这种人……只是,只是跟吴总管提起这事。”玲珑吸了一下鼻子,委屈道,“后来我才知道,皇后娘娘只给了吴总管两天的时限,恐怕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