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把这孽障,就地埋了!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!”

    “哇哇!”

    “不要,贵妃娘娘,不要啊!”愉贵人拼命挣扎,却挣不脱两名太监的手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人倒提着一条腿,如同拎着待宰的小鸡仔似的,拎到了花坛前。

    花坛中的茉莉花被人粗暴铲去,只余一个黑洞洞的大坑,那可怜的孩子被人丢在坑中,四面八方,黄土一铲一铲泼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明玉等宫女唯恐惹祸上身,一个个嘴巴似被线给缝上了,敢怒不敢言。而愉贵人似不忍见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被人生生活埋,狠狠抽泣了几下,竟头一歪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把她泼醒!”慧贵妃冷笑道,“本宫要让她亲眼看看,与本宫作对的人,到底是什么下场!”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冰冷的井水泼在愉贵人脸上,她悠悠转醒,眼神仍有些茫然,待看清了眼前一切,方知之前的一切不是自己的噩梦,而是正在发生在自己眼前的真实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愉贵人挣扎着朝她跪下,“求你了,放了我的孩子吧,他真的不是妖物!”

    她卑微而又凄惨的模样倒映在慧贵妃眼中,慧贵妃脸上流露出一丝快意,居高临下对她道:“荔枝宴那一日,你不是很得意吗,这么快就来求我了?”

    她以眼神示意,两名太监松开了手,得了自由,愉贵人立马狗一样爬到她脚下,拼命朝她磕头:“贵妃娘娘,我纵然得罪了你,可小阿哥是无辜的,他没有犯错呀,求求您,要处置就处置我吧,放他一条生路!我求你,我求求你,我求求你!”

    慧贵妃却只笑着看着她,不说好,也不说不好。

    耳边是太监铲土的声音,一铲连着一铲,小阿哥仍在哭泣,一声弱过一声,愉贵人心中渐渐冰冷,她不再祈求慧贵妃,而是飞身一扑,扑到了自己孩子身上,用自己的手,自己的背,用自己孱弱的身躯为他遮挡泥土,不肯让旁人再伤他分毫。

    “呵,倒显得母子情深。”慧贵妃轻蔑一笑,“既然如此,那就送你们母子两个一块上路吧……你们还等什么?动手!”

    几个宫人打了个寒战,不得不重新挥起手中的铁铲,将一捧捧黄土泼到二人身上。

    眼看着这母子二人就要被他们活埋,一个暴怒的声音乍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住手!!”

    慧贵妃转头望去,冷笑道:“你可算来了,来人,此女竟妨碍本宫处置妖孽,定是跟这群妖孽是一伙的,还等什么,还不快将她一并拿下!”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!”魏璎珞怀抱一只锦盒,快步走来,怒视慧贵妃道,“这里是长春宫,不是你的储秀宫,你不能在这里胡作非为!还有你们——”

    魏璎珞环顾四周宫人,目光定在为首的明玉脸上,皱眉道:“皇后娘娘走的时候 怎么吩咐的,愉贵人五阿哥出了事儿,咱们谁都活不了!”

    人都是从众的,尤其是眼前这群宫人,下人当久了,渐渐没了自己的主意,只会听差办事,能做主敢做主的没有几个。如今魏璎珞发了话,他们就仿佛有了主心骨,不再无头苍蝇似的乱飞,纷纷松了口气似的,齐齐冲到土坑旁,有的夺过太监手里的铲子,有的伸手去拉坑里的愉贵人,有人不停拍打她身上的泥土。

    慧贵妃见此大怒:“你们这是干什么,一个个以下犯上,想造反不成!”

    众人有些畏惧,都看向璎珞。

    “以下犯上的不是我们,是你!”魏璎珞冷笑一声,忽然双手举起手中金色锦盒,“皇后金印在此,尔等不可放肆!”

    见印如见人,一群宫人立刻朝锦盒方向跪了下去,慧贵妃没有跪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