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把这碗姜汤喝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主子赏赐。”

    魏璎珞接过对方亲手递来的姜汤,微微抿一口,热意让她冰冷的身体打了个颤。

    “多亏有了你,花圃里的花才保住了。”皇后好奇地望着她,“不过你怎么会在那?”

    “昨晚有月晕,清晨东方又有黑云,恐怕今天会有风雨,我怕院子里的花要遭殃,所以早上扫完内外院,就赶过去了。”魏璎珞恭敬回道。

    皇后闻言,却斜了明玉一眼。

    清扫内外院,这可不是一个人能做完的活,少说也得七八个宫女一块做,而且若像她所说,早上扫完整个内外院,说不得天不亮就得起床了——明玉,这可与你之前说的不同。

    “既知道今日要下雨,怎不提前跟其他人说?”毕竟同在长春宫那么久,尔晴有意替明玉说句话,遂问魏璎珞,“若提前跟大伙打好招呼,做好准备,花圃里就不至于掉那么多花了。”

    一人之力,终有穷时,魏璎珞虽然拼尽全力,但到底没保住所有的茉莉花,雨打花落,花圃中落了一地残红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的……”岂料魏璎珞回道,然后有意无意地望了明玉一眼。

    她虽然没具体说告诉过谁,但宫中的人,都比旁人多长了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皇后登时就明白她话里说的是谁,又看了垂头不语的尔晴一眼,她轻轻摇摇头,柔声对魏璎珞道:“好了,今天你不必再干活了,喝完这碗姜汤,回去洗个热水澡,然后就早些歇息吧,可别感染了风寒。”

    “谢娘娘。”魏璎珞喝完姜汤,便倒退着离开,从头至尾,没说过尔晴半个字的不好。

    但皇后眼中的失望,却藏也藏不住。

    “主子,我……”尔晴绞尽脑汁,试图为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合理的借口。

    皇后手一抬,阻止了她的辩解,又或者说是阻止她继续将自己当成傻子糊弄。

    “我有眼睛,我自己会看。”皇后半是警告半是劝诫,对她道,“记住一句话,言多必失!”

    尔晴状似羞愧地垂下头,却在皇后转过身去的那一刹,抬起一双充满怨愤的眼睛。

    第二天,魏璎珞没有感染风寒,皇后却头疼脑热起来。

    垂落的纱帐内伸出一只手,张院判将手指搭在对方的脉上,半晌之后,做出判断:“娘娘头疼身痛,乃是肺经郁热,外受风寒,不碍事的,待会儿臣开一剂清解宁嗽饮,以生姜、梨为药引,好好调理半月,凤体便会痊愈。”

    皇后歪在帐内,声音略带一丝鼻音:“张院判是杏林圣手,本宫自然放心,否则也不会将愉贵人交给你。说起愉贵人,她近来身体可好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张院判犹豫片刻,道,“皇后娘娘,愉贵人常有眩晕之症,臣费心替她调理,可惜收效甚微。究其根本,愉贵人心事太重,情志失调。长此以往,恐……恐……”

    “会影响到她腹中龙胎,是吗?”皇后将他不敢说的话补完。

    张院判松了口气,回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让人送走张院判之后,皇后挣扎着要从床上下来:“尔晴,替本宫更衣,咳咳,本宫要去探望一下愉贵人,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主子万万不可,您刚刚受了风寒,应该好好养病,怎么能在这时候出去吹风?”尔晴忙替她拍背顺气。

    皇后眼中也闪过一丝犹豫,她倒不怎么在乎自己身上这点小病,就怕将这病过给了愉贵人,影响到她腹中胎儿,目光一转,落到角落里杵着的明玉身上,皇后忽然道:“明玉,你替我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明玉闻言一愣。

    皇后点点头:“带上库房里刚送来的那盒贡参,你送去永和宫,告诉愉贵人,让她好好安胎,本宫很快会去看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明玉回答得极为勉强。

    从库房里出来,明玉满腹委屈,这种跑腿的小事儿,从前都是随便喊个小宫女做的……

    忽然脚步一顿,明玉朝前方喊道:“你过来!”

    魏璎珞正在清扫大殿,闻言停下手中的扫帚,朝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明玉抬手一掷,参盒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,险险被魏璎珞接住。

    “去永和宫跑一趟,和愉贵人说,皇后娘娘一直惦记着她,让她安心养胎,记住了吗?”明玉吩咐完,立时转身离去,不给对方半点拒绝的机会。

    魏璎珞也没想过要拒绝。

    许久未见,也不知道那位可怜的愉贵人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抱着参盒出了长春宫,魏璎珞一路穿林过道,行至永和宫,红门紧闭,她抬手敲了敲:“皇后娘娘命我过来探望愉贵人,还请开开门。”

 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