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富察傅恒别过脸去,只以一侧通红的耳朵朝向魏璎珞,他距了魏璎珞三步之远,一个随时都能逃走的距离:“拿去。”

    魏璎珞迟疑了一下,抬手接过他手中的药瓶。

    富察傅恒似松了口气,转过身去道:“这药对外伤非常有用,早晚各擦一次。”

    比起身上的伤,魏璎珞更在乎他现在的态度,小心翼翼打量他:“少爷,你为何躲着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问题似让富察傅恒有些窘迫,半晌才咳嗽一声,“男子不可直视女子身体,你……你把袖子放下来。”

    魏璎珞这才想起,先前为了验看自己的伤势,她将一边袖子卷至肩处,一整条胳膊便露在他眼前,白生生如一条新鲜的藕,长在碧波清水中。

    慢慢放下袖子,魏璎珞轻轻道:“好了,你可以转过身来了。”

    富察傅恒这才回过身来,他着实有些脸薄,只是看见了女人的手臂而已,竟闹红了脸,看起来既狼狈又纯情,偏自己还恍然不觉,以一副平日里严肃不可侵犯的模样,问她:“今日你为何要点燃幔帐,可知一个不小心,可能会烧死愉贵人跟你自己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非常危险,但那种情况下,但在那种情况下,这是唯一能引来众人的办法。”魏璎珞低声道,“试想,我若大声呼救,说慧贵妃要杀人,谁还敢进入永和宫?他们都怕撞上这种事,只会当听不见。但宫中走水,可就大不一样,所有人都会来救火,如此一来,我和愉贵人,就有可能得救。”

    想起她当时绝望无助,朝自己大声求救时的模样,富察傅恒心中一软,于是语气也软了下来:“若大家没赶到,贵妃提前破门而入呢?”

    魏璎珞忽然抬头望着他:“你不是来了么?”

    富察傅恒闻言一愣。

    明明她衣衫齐整,没有露出不该露的地方,也没有对他笑,没做任何出格的事情,他却又想避开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免得被她发现自己有些脸红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魏璎珞凑近一步,“你生病了吗,你的脸有些红……”

    她伸出一只手,似要探一探他额头的温度。

    富察傅恒急忙倒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似注意到自己现下的行为有些不妥,魏璎珞收回了手,对他歉意一笑。

    分不清自己心里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,富察傅恒低低道:“下次注意些,别……别再对女人这样笑了,难道你额娘没有教过你,什么才是大家闺秀的礼仪?”

    魏璎珞不笑了,淡淡道:“我不是大家闺秀,也没有娘。”

    富察傅恒闻言一愣,正斟酌着补救的话语,便听见魏璎珞重又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只有一个姐姐,名字叫魏璎宁。”顿了顿,魏璎珞笑道,“不过在宫里,她还有另外一个名字,叫做阿满。”

    富察傅恒的面色刷得一变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魏璎珞盯着对方,不肯放过一丝一毫变化,“少爷,你认识我姐姐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富察傅恒顿了顿,“药已送到,侍卫所还有事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与其说是借故离开,倒不如说是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他走得如此匆忙,以至于没有注意到,直至他离开,魏璎珞一直站在原地没动,手指死死握着药瓶,面无表情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上好的疗伤药,一般人拿不到,只有品级高的武官才有。”

    夜里,张嬷嬷前来探望她,顺便给她带来瓶伤药,虽也是从太医那求来的,但比起桌上搁着的那瓶武官专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