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与傅恒作别后,魏璎珞来到阿哥所。

    永琪还在床上没醒,她挥退侍女,坐在床沿看了他一会,忽然开口:“睁眼。”

    永琪果然睁开眼,虚弱一笑:“果然骗不过令母妃。”

    魏璎珞:“为什么装睡?”

    “我那妻妾来哭了一通,皇阿玛的后妃也来哭了一通,我当时要醒了,他们 更该哭得天昏地暗。”永琪叹了口气,见她似哭似笑,忙道,“我知道令母妃不会哭,别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魏璎珞眨了眨眼,硬是不让泪水落下来:“永琪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永琪笑:“令母妃,是意外。”

    璎珞:“不,这绝不是意外,是有人要——”

    永琪却硬生生打断她:“令母妃,我说过,这是意外,就到此为止!”

    先前魏璎珞还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,如今他这一打断,魏璎珞反应过来……搞不好,他已经什么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条腿废了。”永琪看着自己的右腿,平静道,“皇阿玛再宠爱我,最后也得顾忌皇室的体统。背后之人甘冒大险,拼力争储,又是为了谁呢?再查下去,迟早牵连到我的亲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你果然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魏璎珞愣愣看他,他没有哭,她却不由自主的想要为他落泪。

    “令母妃。”永琪忽然抬头看她,温柔道,“你能抱我一下吗?”

    魏璎珞毫不犹豫,主动上前,轻轻将他拥在怀里。

    他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,这个姿势,她看不见他的脸,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,只觉得肩膀上有些烫,似乎有温热的液体流淌在上头。

    “额娘说,让我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,可就在刚才,我躺在床上不能动的时候,我心里头却全是恨,恨那个害我的人,恨那几个能够正常走路的兄弟。”永琪低低哽咽道,“……我不能报仇,不能追查,再查下去,皇阿玛就不止要失去我一个儿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没事的,你会好起来的。”魏璎珞紧紧抱住他,泪水在眼眶内滚动,却浇不熄里头腾腾的怒火。

    亲手害了自己的手足兄弟,那个罪魁祸首,你如今是否寝食难安?

    阿哥所的另一件屋内,永珹正焦虑地走来走去,一名太监从外头进来,手里提着食盒,食盒里全是他爱吃的菜,他却一丝胃口也无,冲过去道:“打听到了没,皇阿玛为什么要把所有阿哥都拘在宫里?”

    尽忠忐忑道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阿玛一定在怀疑什么!”永珹一阵焦虑,“怎么办,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外头忽然传来敲门声,永珹忙住了嘴,听了半晌,才小心翼翼打开门,松了口气道:“珍姑姑,是不是皇额娘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珍儿微微一笑,右手朝上提了提,手里竟也是一个食盒:“今天发生这么大的事,阿哥一准没好好用膳,皇后娘娘担心您,吩咐奴才紧着给您送些酒菜,垫垫肚子。”

    言罢朝尽忠使了个眼色,尽忠悄无声息地离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