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李玉小心翼翼打量弘历的神色。

    知道魏璎珞失踪后,弘历简直坐立不安,后宝月楼宫人传来消息,说见到魏璎珞进了长春宫,弘历便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哪知道会见着那一幕……

    宫妃与外臣竟在后宫私会,弘历没有当场走出去,已是天大的恩典,否则他们两个没一个能活过今天。

    一个小太监忽从外头进来,通报道:“皇上,容妃娘娘在殿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弘历抬了抬眼皮子,几乎溢于言表的愤怒,竟在顷刻之间潜入眼底,他平静道:“让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沉璧满面欢喜地走入,献宝似的将一件绣屏献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弘历低头看了看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沉璧:“我向璎珞学了刺绣,又请绣坊的师傅指点,才绣成这道插屏,皇上瞧瞧,喜欢吗?”

    弘历只一眼就看出了来路:“扁豆蜻蜓图。”

    沉璧:“我想了很久,不知绣什么送给皇上,璎珞有一方这样的帕子,我看着有趣,便依样画葫芦学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再听见这个名字,弘历的脸色渐渐产生变化,他有些不耐烦道:“是吗?”

    沉璧仿佛没察觉:“我很喜欢这图案,跟璎珞求了很久,可她就是不肯送我!呀,对了!”

    她忽然一拍手,天真笑道:“富察大人也有一个类似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弘历眼皮子一跳:“……你什么时候见过他?”

    “皇上不知道?我来京城的途中,险些坠入断崖,多亏富察大人救我一命。”沉璧歪着头,似在回忆过去,“那时我看见他腰间配了一个香囊,上头也绣着一样的图案……嘻嘻,想不到富察大人一个男人,喜欢的东西居然跟女人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弘历再也按耐不住怒火,低喝一声,“沉璧,朕还有公务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若起了疑心,原本被他遗忘掉的一切,就如同雾散后的山峦,一点一点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魏璎珞回到明玉房内,宫人已将里头的血迹清洗干净,原本要将明玉用过的东西也一并收拾掉的,免得让贵人沾染到晦气,但被魏璎珞阻止了。

    如今明玉用过的梳子,惯用的胭脂,以及她平素爱戴的簪子,都静静躺在梳妆台上,魏璎珞将手放在台上,一寸寸拂过,最终盯着那套陌生金器,冷冷道:“这是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小全子上前:“回主子的话,明玉姑娘出宫前一日,容妃身旁的大宫女遗珠来找明玉姑娘,当时奴才瞧见,她手里捧着一只雕花匣子。”

    璎珞:“是这只吗?”

    小全子:“是。”

    璎珞拿起金镊子把玩。

    “……主子?”小全子小心翼翼看她。

    金镊子已经深深嵌入魏璎珞掌心,她死死捏着金镊子,像捏着仇人的脖子,冷冷道:“容妃如今在何处?”

    沉璧从养心殿出来后,径自回了宝月楼。

    楼外楼,山外山,尽被大雨覆盖。

    沉璧踩着雨点声起舞,她且舞且歌,隐约是一首童谣。

    她的舞姿很美,可遗珠看她的目光却有些恐惧。

    因为她分明跳着一支双人舞。

    就仿佛眼前有一个看不见的人,将手搭在沉璧掌心里,她进“它”就退,她退“它”就进,她旋转“它”也跟着旋转。

    沉璧笑得十分迷离,似乎沉浸在一场只有她自己能看见的美梦之中,直至一不留神瞥向铜镜,看见镜子里一身旗装,独自起舞的自己,她的歌声戛然而止,仿佛一个人从梦里惊醒般,眼神茫然了许久,忽然扑向镜子,不停捶打着镜面。

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