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魏璎珞原先怒不可遏,此刻渐渐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终于发现了——眼前的女子,异常的危险。

    天真无邪,热情大方,似乎总是站在你这边,替你说话,为你着想,但事后仔细回想一下……她真的是在为你着想吗?

    因她的所作所为得到好处的,真的是你自己吗?

    “璎珞。”沉璧一步步凑了过来,笑着将金剪子塞进魏璎珞手里,“你若是不肯原谅我,就用这把剪子刺我。”

    一种难以形容的危机感袭来,魏璎珞用力挣扎道:“松手!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阻止她啊!”

    宫女们这才回过神来,纷纷围上来,七手八脚的想要夺下剪子。

    沉璧凉凉地扫了她们一眼,直接抓住魏璎珞的右手,连同金剪子一起,往自己右肩上一戳……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宫门一开,一片杂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显是听见了沉璧的惨叫声,太后扶着刘姑姑的手,连伞都来不及打,便急匆匆进了宝月楼,待见了里头的状况,太后脸色骤变,竟松开刘姑姑的手,扑到沉璧身旁,用手捂住她的伤处:“快去请太医!!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兵荒马乱声。

    太后将沉璧护在怀中,如同一只护犊子的母牛,谁也不许靠近。

    “沉璧,你告诉我。”太后警惕地环顾四周,“发生了什么事?是谁这样大的胆子,竟敢伤你!”

    在无数目光注视下,沉璧幽幽抬头,一双含泪的眼眸在人群中逡巡一圈,最终定格在魏璎珞脸上,泫然欲泣道:“璎珞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魏璎珞脸色一点点泛白。

    “还等什么?”太后震怒道,“把令妃拿下!”

    待弘历得了消息,匆匆赶到,第一眼见着的,就是太后余怒未消的脸。

    “太后。”给她行了礼之后,弘历忙问,“容妃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太医刚走,皇后正在里头陪着她呢。”见弘历立刻就要往寝殿走,太后开口叫住他,“你先别走……说!”

    地上跪着大宫女遗珠,被她厉声一喝,忙不迭的开口道:“是,是!今日令妃娘娘气势汹汹地赶来,指责容妃与明玉姑娘的死有关。天知道,明玉病入膏肓,无药可医,容妃可怜明玉,替她隐瞒了病情,便被大大迁怒了!令妃说得太激动,一时失手,刺伤了容妃!”

    弘历眉头一皱,沉声道:“太后,审问过其他人吗?”

    太后斜他一眼:“除了遗珠,只剩下宫女珍珠,我命人将她送去了慎行司。至于令妃,就交给皇上处置吧!”

    听出她话里的暗示,弘历沉默片刻:“太后,朕以为您一直是喜爱璎珞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太后便怒声道:“可我不能容忍她伤害和安!”

    弘历:“太后,容嫔不是和安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!”太后一口咬定,“皇上,不论误伤,还是有意,令妃此举,过于狂妄,她也该受到教训了!”

    外头的动静这样大,自然瞒不过继后。

    她很快以探望伤势为借口,来到沉璧身边,微微一笑:“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沉璧胳膊上包扎着一圈白布,因失血而显得有些面色苍白,但这苍白非但无损她的丽色,反而让她显得更加楚楚可怜,让人忍不住想呵护她,照顾她,不让她再受半点伤害,她朝继后眨眨眼,懵懂如孩童:“您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继后眼中半是欣赏半是忌惮:“令妃侍候太后,鞠躬尽瘁,圆明园三年,积累下常人难及的情谊。紫禁城里,太后就是她最大的靠山!可你,果断踩着魏璎珞上位,不及三个月,就让太后视你如亲,千方百计呵护着,叫人刮目相看啊!”

    沉璧天真一笑:“您过誉了。”

    继后却不敢将她的天真当真。

    魏璎珞多厉害一个人,却被她当成猴儿耍,身边最得力的宫女死了,失去了太后的宠爱,也失去了弘历的信任,可以说她所拥有的一切,都被沉璧一样一样夺过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只因信了她一次,就落得如此下场,你说继后还敢不敢信她?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。”沉璧拍了拍身旁,还向床内侧挪动了一下,让出一个可以坐的位置,亲昵似当初对魏璎珞,“你愿不愿跟我合作?”

    继后却不想步魏璎珞的后尘,故而与之保持一个安全距离,仍站在床沿,淡淡道:“我和你可是死敌,怎么能合作?”

    “你我应该成为朋友。”沉璧认真看着她,“因为我们有相同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——那个敌人的名字,叫做魏璎珞。

  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